编者按:受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城镇化发展不平衡等因素影响,2010-2016年,我国外贸出口和投资增速均出现大幅下降,使经济增速持续下降。GDP增长率从10.6%降低到6.7%。面对极其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我们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着力稳增长,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过持续不懈的努力,宏观调控效果持续显现;随着世界经济复苏态势明朗,国内城镇化出现诸多积极变化,我国经济稳中向好态势初步形成。今年以来,受一些短期因素影响,我国经济出现了流动性偏紧,地方政府建设资金不足等问题。进而引起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持续下降,企业融资困难加大,股市滑坡等经济下行苗头。与此同时,美国单方面挑起了贸易争端,对中国输美产品的征税范围不断扩大,给国内市场信心带来较大压力。面对形势的变化,我们是否有能力战胜各种风险挑战,稳步迈进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我国经济是否具备平稳健康发展的基础?对此,国研网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

      

   

 

   国研网:基于目前形势的变化,一些人不看好中国的经济形势,您对此怎么看?

 

张立群:在整个经济增速“换挡”期间,包括今年一度出现了下行苗头时,国内外一些人对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础都会产生怀疑和担心,进而影响到信心,影响到其对相关经济活动的决心,进而有可能影响到对相关机会的把握。因此,正确认识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对于正确分析形势、把握机遇非常重要。7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及时在财政货币政策等多个方面作出了针对性很强的安排部署,明确要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预计流动性偏紧、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降等问题将较快得到化解。下半年经济稳中向好态势将更为明确。

        

国研网: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您能否从宏观和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衣食住行两方面帮我们回顾总结一下40年间中国经济取得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张立群从宏观方面看:根据国家统计局分析,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总量连上新台阶,成功从低收入国家迈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2017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按不变价计算比1978年增长33.5倍,年均增长9.5%,平均每8年翻一番,远高于同期世界经济2.9%左右的年均增速。我国国内生产总值1978年只有3679亿元,1986年上升到1万亿元,1991年上升到2万亿元,2000年突破10万亿元大关,2006年超过20万亿元,2017年站上80万亿元,达到827122亿元。2017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59660元,扣除价格因素,比1978年增长22.8倍,年均实际增长8.5%。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GNI)由1978年的200美元提高到2016年的8250美元,超过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从人民衣食住行方面看:2017年,我国粮食总产量稳定在1.2万亿斤以上,比1978年翻一番;近年来,我国谷物、肉类、花生、茶叶产量稳居世界第一位。工业生产能力快速发展,技术水平和竞争力不断增强。2017年,钢材产量10.5亿吨,比1978年增长46.5倍;水泥产量23.4亿吨,增长34.8倍;汽车产量2902万辆,增长193.8倍。移动通信手持机和微型计算机设备从无到有,2017年产量分别达到18.9亿台和3.1亿台。2017年末,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2.7万公里,比1978年末增长1.5倍,其中高速铁路达到2.5万公里,占世界高铁总量60%以上,以“四纵四横”为主骨架的高铁网基本形成。2017年末,公路里程477万公里,比1978年末增长4.4倍,其中高速公路达到13.6万公里。综合来看,改革开放40年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积累了比较雄厚的物质技术基础。

                

 

 

 

 

 

       

 

    

国研网: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国城镇化水平不断提高,您认为这对经济的发展会产生哪些影响呢?

 

张立群:城镇化带来的需求潜力巨大。2017年,按照常住人口,我国城镇化率为58.5%;按照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2.3%。高收入国家城镇化率都在75%以上,其中美国达到86%,英国、日本都在90%以上。比较看,我国城镇化空间仍然广阔。如果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70%,我国城镇常住人口还要再增加2亿多人;如果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70%,我国城镇户籍人口还要再增加4亿多人。城市人口的持续增加,必然带来吃穿用住行等方面需求的持续增长,带来国内市场需求的持续扩大。同时也会推动城市工业、服务业等多种产业持续较快发展,支持就业持续增长、居民收入持续增长。产业发展、城市建设活动,还会带动大量的投资活动。综合分析,城镇化将为我国经济发展提供巨大的国内市场需求。

 

国研网:除此之外您认为还有哪些方面是可持续性的为经济发展提供国内市场需求的?中国经济的发展还蕴藏着哪些潜力?

 

张立群: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要求的持续提高,将形成巨大的需求增长空间。2016年,中国人均GDP8123美元。同期高收入国家人均为40804美元,其中美国为57638美元。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人均收入差距仍然巨大。这些也必然在人民生活水平方面表现出来。据有关资料,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人均住房面积已超过60平米;本世纪初,日本城市人均住房面积为33.8平米。而据有关研究资料,我国城镇常住人口人均住房面积目前为31平米左右。2016年,我国千人汽车保有量为140辆,同期德国为572辆,日本为591辆,美国为800辆。这些数据比较表明,中国居民在一些基本生活需求,例如住、行方面,数量满足程度与发达国家仍存在明显差距。

我们还应更加注重质量方面的差距。随着居民收入水平持续提高和供给的日益充裕,中国居民在生活改善方面,正在从关注数量转向关注质量。而中国居民在各类消费品的质量方面,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则更为明显。如果吃穿用住行等基本生活用品的质量方面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将会极大地推动中国消费市场水平升级以及与其关联的数量增长。以住房为例,尽管中国城镇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已超过30平米,但城镇住房建设的地域空间布局,与人口城镇化布局存在较为明显的不对称。在人口密度大,人气度持续较快提高的大城市,人均住房面积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住房难、住房贵的问题比较突出。这也是房地产市场很容易发生局部过热的主要原因。根据新型城镇化的要求,加快解决城镇化推进不平衡的矛盾,解决城市人口布局与住房建设布局不对称的问题,必然会释放巨大的居住型需求。此外城市住房的质量、配套设施水平,也需要全面大幅度提高,才能够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由此带来的城市住房的更新换代、改造升级,所包含的房地产市场需求增长潜力更为巨大。因此,在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要求不断提高的过程中,所释放出来的需求潜力更为巨大,更可持续。

我国区域经济发展蕴含的需求潜力巨大。目前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人均收入水平差距超过50%,缩小区域发展差距,推动中西部地区全面进入现代化社会的进程,也包含着巨大的需求增长潜力。

综上所述,中国经济发展仍然有巨大的需求增长潜力。

 

 

 

 

 

国研网:经济的发展离不开一些必要条件的支持,在您看来我国的经济发展存在哪些客观优势?

 

张立群:我国支持经济发展的要素保障条件依然较好。

第一,人力、人才资源比较充足。尽管人口老龄化加快到来,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年龄人口总量逐步减少;但劳动年龄人口存量仍然巨大。2017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超过9亿人,而城镇就业人口仅为4.2亿人。近年来应届大学毕业生超过700万人,今年超过800万人;应届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超过500万人。外出务工的农民工超过1.7亿人。就业压力仍然不容忽视,保就业工作仍需全力以赴。只要不断改善城市环境,不断提高产城融合水平,不断提高城市包容开放的水平,劳动力资源、人才资源就会被更充分地使用起来。保障经济发展的人力资源条件仍然较好,人才红利潜力巨大。

第二,资金充裕。2017年中国国民总储蓄率为46%,今年7月末人民币存款规模达到174万亿左右,支持生产建设的资金供给潜力很大。

第三,技术创新趋向活跃。尽管从产业升级趋势看,我们面临高科技领域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供给瓶颈。但也要看到在市场竞争压力倒逼和企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时,我国技术更新改造,包括原始创新的步伐正在加快。2017年,我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17606亿元,比1991年增长122倍,年均增长20.3%。我国研发经费总量在2013年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研发经费投入国家。2017年,我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2.13%,比1991年提高1.53个百分点。目前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居发展中国家前列。

由此可见,支持中国经济发展的要素保障条件依然较好。

 

 

 

       

 

国研网:近几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推进,您认为该项政策的实施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张立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综合成效不断显现,供给对需求的动态适应能力明显提高。在长期的高速增长之后,中国市场供给的数量保障能力大幅度提高;相对于市场需求增长转稳,国内市场从普遍短缺转为一定程度的过剩。市场竞争对企业转型的“倒逼”作用加强,对企业和产能的优胜劣汰力度加大。市场调节程度较高的大量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优胜劣汰、转型升级活动启动早,效果也比较明显。与此同时,政府通过去产能、去杠杆等多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工作,积极推动大型企业、国有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特别是以“破、立、降”为重点,着力深化基础性关健领域改革,围绕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机制,着力补齐制约市场竞争作用的制度短板,目前已取得积极效果。新动能明显增强,航空航天、人工智能、深海探测、生物医药等领域涌现出一批重大科技成果,新产业新产品蓬勃发展。低水平产能、无效供给加快退出,行业发展环境持续好转;企业加快从数量扩张型效益转向质量和创新型效益,行业内产量扩张的自律能力增强,提质增效、创新发展活动增加。这些都促进了企业市场竞争力增强,使企业效益明显改善。近年来CPIPPI等市场价格运行平稳,表明供给在总量和结构方面动态跟进、适应市场需求变化的能力明显提高。

 

 综合以上分析,中国经济有改革开放四十年积累的坚实基础、丰富经验,有广阔的国内市场,较好的要素资源供给保障,体制机制不断完善,经济结构不断优化,供求关系不断改善。在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依靠这一基础和既定的发展道路,通过全国人民坚定不移、坚持不懈的共同努力,我们就有能力战胜各种风险挑战,就有充分的信心稳步迈进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Copyright © 1998-2018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