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05年以来,内地居民赴港投保业务发展迅速,不仅当前香港保险市场高度依赖内地访客的贡献,该业务也从正反两个方面对国内保险市场产生影响。然而,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2020年起内地居民赴港投保业务大幅萎缩,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增加,引来了各方关注。后疫情时代这一业务如何发展,不仅仅事关香港保险业的未来,同样也会对国内保险业的创新发展以及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合作产生重要影响。那么,内地居民赴港投保业务发展现状如何,后疫情时代这一业务发展的关键因素是什么,对这一业务未来发展的政策建议有哪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主任、研究员田辉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和全面解读。

问题一:怎样正确理解内地居民赴港投保这一行为,如何全面评估内地居民赴港投保业务的发展现状?

田辉:内地居民赴港投保本质上是一种居民部门的跨境保险消费行为,从业务归类上既可视为是离岸保险活动,在WTO服务贸易框架下又归属于“境外消费”范畴。自2005年纳入统计以来直至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前,内地居民赴港投保业务随着香港和内地在人员、经贸、金融方面联系的日益紧密而整体上呈现不断扩张态势,对两地保险市场的影响也日趋显著。

(一)当前香港保险市场高度依赖内地访客的贡献

香港是寿险业务作为主导的市场。在寿险保费结构中个人业务占据近九成比重,其中来自于内地访客的贡献日渐成为香港个人寿险保费增长的关键驱动力。从增量数据看,2005-2019年,内地访客为香港市场带来的新单保费收入从18亿港元跃升为434亿港元,占其个人寿险新单保费收入的比例从3.98%跃升为25.2%;在高峰时期的2016年,内地访客新单保费收入和占比更是分别达到727亿港元和40.6%。从存量数据看,由于内地访客购买的香港保险98%以上都是续期缴费,因此即使在2016年以后由于国内外汇管理趋严等因素导致新保单增速放缓,内地访客仍为香港寿险业总保费收入的持续增长做出贡献。统计显示,2008-2017年间,香港寿险市场保费收入的年均复合名义增长率为9.6%,实际增长率为6.2%;但如果扣除内地访客的贡献,则名义和实际增长率仅为6.3%和3.0%。截至2019年末,内地访客投保的香港长期有效保单数量累计高达200多万张,年度保费收入总额超过1800亿港元,占2019年香港寿险市场保费收入的34.3%。

内地访客赴港投保业务不仅帮助香港这一成熟保险市场得以不逊于新兴市场的速度扩张,而且助力其在与新加坡等地竞争“国际寿险中心”地位时保持一定优势,持续成为“跨国寿险公司建立国际和区域总部的理想所在地”。此外,该业务对香港就业贡献显著。香港保险业监管局的数据显示,从2013-2018年,香港保险公司的数量增加了6家,增长率不到4%,但个人保险中介的数量从7.8万跃升到10.4万,增长率为34%,其中,个人代理人数量从4.1万增加到6.9万人,增幅高达68%。保险业在创造香港新增就业岗位上的突出表现,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内地访客赴港投保业务的快速发展。

(二)该业务从正反两个方面影响国内保险市场

2019年我国内地保险市场保费收入为6174亿美元,排名全球第2位,远高于香港的722.5亿美元规模和全球第15位排名。鉴于内地市场远大于香港,并且业务增速也更高,内地居民赴港投保业务并不足以对国内保险市场形成重大冲击。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该业务对国内保险市场来说是无关紧要的。

从积极的方面看,该业务对国内保险业带来至少两点好处。一是使得布局香港保险业的内地资本受益。例如,中国人寿保险(海外)公司是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早在1984年就在香港开展运营。近年来,该公司新单标准保费连续数年排名香港市场第一,总保费也跻身香港第三,打破了外资保险公司长期垄断香港寿险市场的局面。这一成绩的取得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内地客户业务的增长。二是对内地保险供给质量的改善产生一定“倒逼”效应。国内市场“百万医疗险”的兴起、重疾险的优化等都不同程度受到内地访客赴港投保业务的“刺激”和启发。

从消极的方面看,该业务对国内保险市场带来两大挑战。一是对广东省的保费收入产生“虹吸”效应。在粤港澳大湾区局部市场范围内,香港在保费规模、保险普及度、保险公司产品开发和管理能力等诸方面明显强于广州、深圳、澳门等城市。由于地利、语言之便,广东省居民很早就开始赴港投保,多年来一直是该业务的中坚力量,这无疑让广东省的保险公司面临很高的客户流失压力。二是相关违规行为屡禁不止。尽管国内、香港的监管机构均十分重视内地访客赴港投保业务的风险管控和消费者保护工作,也采取了风险提示、专项治理等多项举措,但由于两地监管体系存在很大差别、跨境保险消费链条复杂而漫长等原因,相关的地下保单、误导销售、洗钱、逃税等违规现象屡禁不止,不仅消费者权益受损问题突出,也带来干扰国家外汇管理秩序、资本外流等宏观层面的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