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我国经济正处于向更高级的形态、更复杂的分工、更合理的结构演化阶段,经济正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经济发展方式正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经济结构正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经济发展动力正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经济转型阶段对技能和人才的需求必然发生变化,因此,推动劳动力转型对促进经济转型至关重要。那么,欧美发达国家是否也曾面临经济转型压力,他们采取了哪些对策,取得了怎样的效果,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的经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郑醒尘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

问题一: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阶段,也面临一定的压力,转型成效取决于哪些因素,欧美发达国家是否也曾面临过经济转型的压力,有哪些表现,成因又是什么?

郑醒尘:经济转型成效取决于资本供给、劳动要素、技术水平的耦合效果。欧美发达国家的经验是,推动劳动力队伍转型,以适应产业技术进步要求,从而促进经济转型。

上世纪90年代,欧洲一些发达国家曾出现严重经济停滞问题,面临转型压力。主要表现为:

一是经济增速放缓。上世纪90年代,德国经历多次经济衰退。1991年联邦德国经济增速超过5%,而1992、1993年德国经济增速分别为1.9%、-1%。英国的情况类似,1991、1992年的经济增速分别为-2.1%、-0.5%。北欧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初面临经济危机。美国1988、1989、1990、1991年的经济增速分别为7.9%、7.7%、5.7%、3.3%,呈下滑趋势。

二是失业率处于较高水平。德国上世纪90年代初失业率超过10%,之后长期高位徘徊;英国从1991年到1996年失业率始终超过8%,最高的1993年超过10%;瑞典、挪威、芬兰、丹麦等地的1993年的失业率分别为9.1%、6.1%、16.4%、12.4%;美国1992年失业率达到7.5%。

三是通胀水平走高。按CPI计算,1991至1993年德国通胀率最高为5.1%,英国最高为7.5%,瑞典最高为9.3%,芬兰最高为4.1%,丹麦最高为2.4%,挪威最高为3.4%,美国最高达4.2%。

四是财政债务压力攀升。中央政府债务占GDP比重逐年攀升。从1991年到1995年,德国这一比例从22.1%上升到35.2%,英国从29.2%上升到44.1%,瑞典上升到84.8%,丹麦从62.1上升到73.9%,芬兰从17%上升到77.4%,挪威从18.6%上升到30.7%。

除了上述国家,法国、意大利等国家情况也类似。在第三次科技革命推动下,上世纪80年代新技术大量涌现,在微电子、新能源、新材料、航天、生物技术等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发达国家在技术创新过程中发挥了引领作用。然而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新技术并没有顺理成章成为经济增长动力,发达国家反而面临经济增长停滞压力。

这种现象表明,经济领域存在结构性问题。一方面传统产业发展空间受限,另一方面新兴技术的产业化应用面临障碍,没有成为新增长点,也没有成为改造传统产业的技术支撑。经济领域结构性问题伴随社会问题,失业率居高不下,社会福利支出导致财政不堪重负。

上述问题的关键是劳动力队伍的技能不适应技术进步要求;同时,社会保障政策体系僵化,局限于养人模式,形成严重财政负担。

问题二:对于上述出现的情况和问题,这些国家都采取了哪些的对策,取得了怎样的效果,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经验教训?

郑醒尘:德国、北欧国家、英国、美国等地对策思路总体相似,通过国家统筹投资劳动力队伍技能,提升产业竞争力,但具体着力点有所不同。例如德国和北欧在发展高科技产业的同时,重视对传统产业的现代化改造,而美国则偏重发展高科技产业而忽视传统产业。由此,实际效果存在差异。

(一)德国施罗德政府推行《2010议程》及《哈茨计划》

为摆脱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经济停滞问题,德国总理施罗德在21世纪初推出影响深远的《2010议程》,旨在通过经济社会改革提高德国经济竞争力,包括保护工业基础,创造就业机会。一是完善社会福利政策,完善就业安置体系,缩短救济金领取期限,减轻财政支出压力。二是降低税率,起征点从25.9%下降到15%,最高税率从53%下降到42%。同时简化小微企业税法,减少会计义务,减轻税负。三是完善技师管理体制,确保技能名副其实,加强等级证书管理。鼓励技师创业活动,放宽对初创企业所有者技能等级要求。四是加强学徒培训,保障高技能劳动力充分供给。五是改革医疗体制,增强医疗服务竞争性,扩大覆盖面,使人人享有医疗服务。六是加强教育和研发投入,增加相应预算,包括发展可再生能源。

例如,德国从2003年1月到2005年1月先后实施了4期“哈茨方案”。发放津贴鼓励在职进修,补贴个体创业,鼓励“迷你工作”就业方式,把联邦劳动署改为联邦劳动局,加强就业中介服务,处罚拒绝接受再就业培训的人员,逐次降低救济金比例。

从实际情况看,德国经济自2005年之后逐步得到恢复。2005年失业率为11.17%,之后逐年下降,到2019年已下降到3.0%。2004到2010年的经济增速分别为1.2%、0.7%、3.7%、3.3%、1.1%、-5.6%、4.1%。在欧债危机中显现出较强恢复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