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龙头企业主导构建产学研用深度融合的创新联合体是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一项重要举措。近期,“高场磁共振医学影像设备自主研制与产业化”项目荣获“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该项目即是由医学影像装备整机龙头企业牵头的创新联合体历时十余年的重大联合创新成果,实现了我国在高尖端装备PET/MR(正电子发射型计算机断层成像仪/磁共振成像仪)领域的零突破。但目前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与美国、德国、荷兰、日本等全球强国相比仍有较大技术差距。那么,为什么说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科技创新要依托创新联合体;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创新联合体发展现状如何,存在哪些问题及未来该如何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企业评价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周健奇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

问题一: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与全球医学影像装备业的发展情况如何,创新联合体有哪些优势,为什么说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科技创新要依托创新联合体?

周健奇: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起步晚,近三年才在世界高端医疗市场实现零突破。一方面,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迈向了更多、更广、更深参与全球前沿竞争的上升阶段,企业未突破的科技难题成为了产业的卡脖子问题;另一方面,全球医学影像装备业也在快速进步,呈现出产品越来越复杂、多学科融合特征越来越显著、科技创新难度越来越大的趋势。我国的技术短板依靠尚在成长中的个别企业已很难突破,须通过集体行动来解决,也即构建创新联合体。支持创新联合体是科技强国抢占医学影像装备业全球制高点的战略性举措。美国通用医疗、荷兰飞利浦医疗、德国西门子医疗三家全球最负盛名的医学影像装备制造商均与全球知名医院、大学、中上游供应商等广泛开展创新合作,期间也获得了本国政府的研发资金支持。“十三五”时期,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快速进步。与此同时,美国成立了医疗器械创新联盟,旨在“促进创新性的试验设计和以患者为中心的药品和医疗器械的试验终点研究,提高临床试验的效率”。

创新联合体的优势在“高场磁共振医学影像设备自主研制与产业化”项目中得以充分体现。PET/MR被业界誉为“科技皇冠上的明珠”,此前全球只有美国通用医疗和德国西门子医疗具备相关产品的生产能力。联影医疗是牵头单位,主要负责核心部件攻关和整机系统合成;上海交大、清华大学和中山大学负责成像序列和人机交互算法;中山医院和301医院负责临床验证;北京宣武医院探索临床应用。期间,中山医院立足临床提出了系列建议,均被企业采纳并进行了产业转化。2018年,联影PET/MR设备Upmr790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认证正式推向市场。总而言之,创新联合体主要有四项优势:一是将终端用户医院纳入合作创新的利益相关者,体现了以用户为中心的应用创新理念。二是由处于产业链集成环节的整机企业主导,体现了国家创新体系以企业为主导的理念转变。整机企业与下游市场密切关联,对中上游发挥龙头带动作用,以市场力量有效集结创新资源。三是建立产学研医四方优势互补、价值共创、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合作机制,体现了产业生态的重要性。四是能够系统性、长期性解决产业共性问题,体现了创新引领发展的国家战略部署。

问题二: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创新联合体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取得了哪些成效,其创新力如何,还存在哪些问题与不足?

周健奇: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创新联合体成长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经历了近40年的演进历程。我国医学影像装备创新联合体初现成效,但也存在创新力不足的问题。

(一)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创新联合体已初现成效

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的成长离不开创新联合体。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科学院牵头,与美国Analogic(安络杰)公司合作成立安科公司,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初期陆续推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医学影像装备。在技术研发期间,国家科委从中科院等多个科研机构、高校抽调人才,相关医院也给予临床支撑。因此安科公司不仅是科研机构与企业的联合体,而且是中国科学院与全球顶尖的医学成像核心部件企业的联合体。我国在“十二五”、“十三五”期间逐步壮大起来的新一代整机龙头企业,基本上都建立起了包括下游医院在内的创新联合体。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创新联合体经历了从产学研合作到产学研医联盟的演进过程。初期的创新联合体主要由产学研各方以产权为纽带共同设立,之后主要是整机企业与中上游核心供应商通过协议一对一缔结,目前多为整机企业主导的产学研医联盟。当年的安科公司是以股权合作为主,联影医疗和迈瑞医疗等整机企业主导的创新联合体则是以知识合作为主。2020年新成立的国家高性能医疗器械创新中心,则属于知识合作与股权合作相结合。该中心依托深圳高性能医疗器械国家研究院有限公司组建,有限公司由联影医疗和迈瑞医疗联合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先健科技、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单位共同出资设立,通过创新中心与医院、中上游供应商等深度合作。

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创新联合体的主要成效,一是破解“卡脖子”技术,实现高端市场的零突破。联影医疗依托国家项目成功研制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PET/MR,即是高端市场的零突破,并包含了若干项配套技术的零突破。项目的成功标志着我国成为全球能够生产该装备的第三个国家。第三方评估结果显示,联影PET/MR各项性能参数都达到甚至部分超过国际先进水平,其中空间分辨率提高60%,成像速度提高一倍。安科公司在成立后的第一个十年不断取得科技突破,大大提升了我国磁共振成像技术与系统的科研水平。二是加速构建国内产业体系,完善产业链供应链。创新联合体一方面带动了国内产业链的整体进步,另一方面也强化了供应链上下游的合作强度。三是促进整机龙头企业快速成长。联影医疗和迈瑞医疗都拥有各自不同形式的创新联合体,分列2021年中国医疗企业行业百强的前两位,成为我国突破强国高端市场的主力。四是提升装备普及率,并降低诊断费用。在联影产品问世之前,我国拥有PET/MR数量仅9台,目前已超过百台。PET/MR国内市场价格的降幅也达到了40%。

(二)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创新联合体存在不可持续和平台化不足两大问题

调研发现,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创新联合体的创新力仍然有待提升。问题主要集中于以下两个方面。

1、创新联合体缺少长期合作机制,导致短期攻关不难,长时间共同创新不易

创新联合体不同于技术攻关小组,需要建立长期合作机制。技术攻关小组解决的是当前产业发展中的某项或某几项共性难题,在任务完成后解散。创新联合体不同,需要长期服务于产业发展中的共性技术问题。

产学研医创新联合体缺少完善的长期合作机制,导致短期攻关不难,长时间共同创新不易。产学研医的创新联合体可自发形成,也可在政府推动下形成。企业自发,通过一对一协议主导建立的创新联合体往往是中短期联合创新,主要为了集中优势资源解决整机企业当前遇到的技术瓶颈,几乎不涉及面向未来的前沿性、颠覆性科技应用。实践证明,政府推动更容易形成创新联合体,但也缺乏长期有效的合作机制。政府推动成立的安科公司,因几个股东中有国外企业、国内企业,也有传统科研体制下的院所,相互之间的运行体制不同。再加上其他原因,股东间的合作机制出现问题。安科公司也因此走了一段弯路。目前政府推动的产学研医创新联合体,主要通过政府资助研发经费的方式快速启动,但不足以形成长期机制。政府经费有限,企业依托自有资金突破前沿技术面临非常大的压力。装备上市后的市场应用进程较慢,对中上游的配套企业而言就不能形成稳定的创新预期。

联影PET/MR创新联合体对于单项攻关的成效显著,并且通过政府推动下的产医深度合作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市场激励的问题,但问题在于不可持续。项目计划五年,但从立项到成功仅用三年左右时间。政府在项目完成后不再协调推动,鼓励性政策终止,相关各方的利益关联弱化,联合体也随之解散。而且财政资金合计不足2000万元,并不足以支撑长期攻关。这种创新联合体难以促进技术升级换代,对于需要在使用过程中不断迭代升级的医学影像装备业并非有效模式。

2、创新联合体的平台属性不突出,未能很好解决科技与经济“两张皮”痼疾

国家支持创新联合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希望通过产学研医的深度合作,破解我国科技与经济“两张皮”痼疾。科研院所形成的基础领域科技成果多数难以跨过市场关,导致创新供给侧的很多新技术昙花一现,同时创新需求侧的“卡脖子”问题又长期存在。应用创新乏力是根本。创新联合体立足应用创新,强调需求导向,是链接创新供给侧与需求侧的平台组织。医学影像装备的需求方是医院,医院的需求方是病人。医院是医学影像装备业应用创新的重要主体。目前,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的创新联合体从产学研联合向产学研医联盟演进。联影医疗、迈瑞医疗等整机企业也从为医院服务,朝向搭建平台的方向发展,联合包括医院在内的创新资源共同为病人创造价值。

产学研医创新联盟仍未很好解决传统痼疾,关键在于创新联合体的平台属性不突出。全球医疗器械的专利申请人中,排在前十名的都是大型企业,而我国前十名专利申请人中,五名是科研院所,三名是医院,仅有两名是企业。医院的专利中属于医学影像装备领域的应用创新较少。这从侧面反映出,我国医学影像装备业的应用创新能力亟待加强。创新联合体中,有的呈现出平台化趋势,例如国家高性能医疗器械创新中心,但更多的是从研发到产业化的一体化创新,也有的只是服务少数大企业,缺乏服务于全行业的平台属性。我国整机企业尚处于发展阶段,与世界强企相比不论是企业规模、资金实力还是知识储备都有差距,开展一体化的科技创新存在基础科研短板和创新要素短板;只服务于少数大企业的创新服务不利于推动产业共性技术的研发和应用,不利于实现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已经呈现平台化趋势的国家高性能医疗器械创新中心,对促进创新要素与未来引领的高技术市场有效对接,提升供需适配性也存在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