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智库是一个国家的思想库和智囊团,智库发展程度反映了一个国家的开放水平、社会精英的活跃程度及国家软实力。智库高水平发展既能提高国家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和法治化程度,也能为社会进步和国家发展储备人才、创新思想、提供信息。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围绕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制定了一系列重大政策举措,不断推动、引领、支持新型智库建设,我国智库尤其是高端智库的决策影响力、社会影响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扩大,但仍然存在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尤其是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当下,我国智库该如何作为,怎样提供高质量的智库成果,如何协同创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国强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

问题一: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此背景下,我国智库该如何作为,发展重点和主要任务是什么?

李国强:“世界变局智库何为”是对中国智库的一大考问,我国智库发展不平衡的现实也有必要提出这一考问,这是对加强智库国际化的鞭策。对这一考问肯定的回答是,在世界大变革大调整的大变局中,尤其在新冠疫情持续和反复导致全球经济政治危机和冲突加剧之际,中国智库大有可为,并且必须有所作为,要在变局中开新局。关于中国智库国际化建设以及强化中国智库国际话语权的话题,我认为在国际格局的演变中,推进我国智库国际化是当前我国智库建设一项极具现实紧迫性和重要性的任务,它是中国崛起伟大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大命题,中国“强起来”必须要有国际话语权,中国崛起必然有资格要求国际话语权,中国智库界要把强化国际话语权作为自觉行动,要自觉的参与到全球治理改革和建设中去,发挥重要的推动作用。

问题二:智库有所作为的关键是什么,能否举例说明,当前我国智库发展还存在哪些问题?

李国强:智库要有所作为,我认为最关键的是愿不愿意为、敢不敢为的问题,有没有使命感、责任感和敢于担当意识的问题。我想用人大重阳发展的例子做一个对比分析,说明智库敢于担当和勇于斗争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和价值。这些年,我国的智库建设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面对纷繁变革的世界,包括人大重阳主动发力主动出击,对话世界,影响世界。去年人大重阳发布了全球首份揭露美国抗疫真相的智库报告《美国第一,美国抗议真相报告》,惊动白宫,全球超过五亿点击量;发布了《十问美国民主》,受到国内外高度关注,给世界做出了人大重阳的优秀答卷。同时,我国智库还存在滞后于形势发展,存在缺乏更大担当的问题。例如,最近有一篇文章披露“一带一路”研究出现转冷现象,该文从数据统计上指出了这种现象。数据显示,2021年“一带一路”学术论文、图书出版大幅减少,降到五年前的最低谷,数量大致与“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最初两年相近。在当前唱坏、唱衰、唱歪“一带一路”的国际舆论斗争十分严峻的时刻,为什么会岀现这种现象呢,很值得反思。它是受多种因素影响的,但我同意作者的一个重要分析,这种现象某种程度上暴露了学术界长期看低“一带一路”的预设,也折射了一些“一带一路”研究者的假研究、虚研究、追热潮的研究底色。

两相对比,从中我们看到一个根本重要的问题,智库首先要自觉树立真诚为党为国为民的政治责任感、使命感和担当意识,才能在世界变局中主动有所作为。这里要充分认识到智库是一定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反映。